走入歷史的松山火車站_18。Mosaic
深夜,喝完紅酒後有點微醺,似乎在這個睡不太著的此刻,特別都會有一些雜緒和想法。好像每每夜深人靜時,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旋律並且隨之哼唱,感觸特別的多,這樣子伴著酒意並做著自己喜歡的事的週末夜晚,彷彿也還不賴。

今天因與好友有一飯局聚會的緣故,於是在星期六休假日時,依然坐火車地前往台北赴約。在火車經過南港車站後,車廂湧進了許多拿著相機、攝影機的乘客從南港站上車,想必他們是在南港車站留影完後欲赴松山火車站,繼續拍下、紀錄它最後的身影。果不其然,火車在停靠松山火車站後,這些人依序地下車,即開始找尋各自的攝影標的物而分別散開。而我從車廂向外大致掃瞄了一下駐足在月台上的一些人的身影,幾乎看起來有很多人是特地為松山火車站而來的。這些人拿著DV、高階DSLR、小DC等器材,左顧右盼、東拍西拍的;似乎有電視台記者、攝影高手、標準死觀光客以及一些來湊熱鬧的學生情侶們,所有人好像都約好了一起聚集在松山火車站似的,都各有所目的陪伴它的最後倒數時光。

台北市地下化的最後一期工程-南港專案,在歷經20多年的施工建設之後,終於在日前完工了,隨著移入地下的新南港與新松山車站的啟用,原先在地上的南港和松山車站與平面道路,以及台北市區內剩餘位在虎林街、玉成街、昆陽街、向陽路、中南街、研究院路的六處鐵路平交道也要正式走入歷史。台鐵在星期六的20日深夜開始進行台北到汐止間的路線切換作業,於21日星期日的上午完成所有作業,並明訂21日正式啟用地下化後的新南港車站和新松山車站。也就是說,自921之後,台北市內所有的火車平交道全部均會拆除,以後不會再聽到「噹噹噹」的聲響了;再加上汐止至七堵間已完成了高架化,遂七堵以南至板橋之間,完全沒有平面的鐵道,而南港至板橋之間,全部是地下化,這是一個歷史的結束,也是另一個新歷史的誕生。

詢問過住在松山的同事K小姐,問她會不會懷念有「噹噹噹」的聲音呢?她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會,原因就是她的感覺是以後不用再花時間在等火車經過平交道,也不會再聽到火車經過的震動和「噹噹噹」的噪音,這聲音不是她好回憶的聲音,我想這也算是松山當地人某些的成長記憶一部份。

那為啥選擇921這一天呢?選擇這一個敏感的一天和數字,作為舊的結束與新的開始呢?或許是我太會聯想了,也或許當局根本沒想這麼多,也或許這一天真是個黃道吉日而最適合不過了,一切都是maybe。每個人的角度不同,當一個集體記憶存在著悲傷或痛苦時,要走出去或是向前走,最好的方式就是面對悲痛,以更開闊的心去接受它、回憶它;但有時選擇將它封鎖起來,不去觸碰它或是選擇漸漸淡忘它,這未嘗不也是一個好辦法。

1999年的921凌晨1時47分15.9秒,對於松山人乃於全台灣人而言,是一個畢生永難忘記的時刻。那一個時間點我正上著夜班,感受過它所帶給我的強力震撼,當天下班後,住在新莊災區旁的我也目睹過那一驚心動魄的畫面,雖說我不是松山人,但我多少微幅可以體會那種在淚水過後由力量取代,亦步亦趨著,大家一起肩並肩、手牽著手一路走過來的過程感受,雖然不盡然,但惻隱之心,人盡有之,我想我不必再多說什麼了。

九年過去了,921之於松山人或是所有的台灣人也好,都是一個很深沉的痛,當年的我們,互相扶持、互相安慰,用淚水和汗水重新建構我們共同的家園,用鮮血和美好事物的逝去來獲得這慘痛的教訓及防震經驗,這是一個多麼大的代價呀!而現在呢,比起兩年前我曾發表對921看法的一篇文章之當時政治社會氛圍,有比較好一點嗎?我們在不管各方面或面向,有擺脫過去、邁向進步未來的跡象嗎?那愚蠢的立場情結還存在著嗎?

新生,代表著新生命或新生活的開始,也代表充滿著無限想像和希望的美好未來;新生,可能是承襲以往,也可能是完全蛻變。我承認我身體內仍留有一些憤青的血液,而至今,我仍然依舊有一個很執著的信念,也就是想為這一塊土地盡一份心力、做一些事情。我深信住在這一塊美麗寶島的你我,沒有一個人不想讓它變好、變茁壯,不會有人想讓它繼續地沉倫、墮落下去的,有些東西與價值,是值得你為它盡心努力去付出和追尋的。在我出去流浪之前,為我加油,也為這一塊土地加油。

似乎又是一篇阿Q式的文章~~

【延伸閱讀】

冥思92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打工男孩 的頭像
打工男孩

Diamond Head 的打工男孩

打工男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