頌哥留影

男人是很奇怪的動物,身旁都需要有一個物品或自己的習慣伴隨著,一種很妙的感覺。有了它,就可以在深夜寂靜時,努力完成自己的設計作品或文章;有了它,即使親密愛人不在身旁,自己也可以藉由感覺陪伴而度過漫漫長夜;有了它,更可在自己身陷困境抉擇時,理出一條頭緒來,讓狀況更明顯。它,如同自己身旁的親人及好友,甚至有時還比親密愛人來得更親近自己,一個很難替代的獨特角色。
想想,它已陪我度過多年,我也已忘了它在我生命中何時開始出現,它就靜靜地、悄悄地陪我走過無數的歲月痕跡,有了它,我從來不認為我是孤獨的一個人,而且還一度曾以為它有感覺有生命,它知道我在與它對話,感受我的情緒、我的想法、我內心的吶喊;而也只有它看過我心情低落時最狼狽、最窩囊的樣子,也只有它看過最真實的自我。

如今,我已經將它深深地藏在記憶中了,感謝它的一路陪伴。此時的我,已經逐漸成長茁壯,我知道自己已經肩負使命,要在自己的人生道路這場比賽獲得勝利。在步入下一階段的此刻,我與它互告離別,它又靜靜地站回原處在遠端看著我,等候著我實現我承諾它的宣言,

再見了~~我的頌哥!!

打工男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